阴阳摆渡人

2016-12-16 07:43

  “基督教徒不跪拜,不放鞭炮,不烧纸钱。”同行的老师傅说,“一会留神提示家眷追思会的时光,咱们要在中午12点之前办完事件。”

  唐人墓地的礼节师欧阳飞。早上9点钟,他刚打完卡,要去办公室筹备一会扫墓需用的香烛纸钱等物品。

  家里良多人,欧阳飞隔着人群看到了逝者,是个老奶奶,她躺在用白布遮住的一块床板上,像在酣睡,头的两侧分辨放着圣经和十字架。

  接运员是殡葬流水线中的一线工种,他们是最早接触遗体的殡葬工作职员。

  电梯门刚开条缝隙,就听到旁边的房子里传出整洁的诵唱声。他麻溜的收拾了下蓝色的一次性防护服,深吸口吻,试着把心里的情感都排空。

  作为殡葬专业的学生,这不是欧阳的第一次实习,然而是第一次去接运有宗教信奉的逝者。

  这跟欧阳飞以往看到的追悼会很不一样。他小时候,乡下的白事吹奏乐打,放满花圈,还会始终放鞭炮,亲人们以泪洗面,3天下来,嗓子能哭哑。

  2年前某个早上的7点,欧阳飞要去接运一位基督信徒的遗体。

  楼道里很清洁,没有放过鞭炮的痕迹,也不欧阳飞熟习的烧纸钱的烟味。

  白叟家的一侧,站着教会的人,每人手里都有本圣经。另一侧,老人的支属们,身上搭着,或腰间缠着白纱,带着白帽子,在抬头默哀。

  山东济南殡仪馆一名衣着工作服的遗体接运工,行走生逝世间,阴阳摆渡人,每次在酒桌上轮到他敬酒,他只说“安全,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