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找到一些因未能在上海入学而转至当地的孩子

2016-12-18 20:55

贵州毕节市黔西县绿化乡的留守儿童李淑银跟外出打工的父亲视频聊天后呜咽(2016年9月13日摄)。新华社发

他还去了上海周边的浙江嘉善和江苏太仓,也找到一些因未能在上海入学而转至当地的孩子。上海民办康桥工友小学校长高有成惊奇地发现,他的学校全校只有300人,今年只招到9名学生;老乡在姑苏创办的农夫工子女学校却人满为患,有2000多名学生。刘玉照还调查了上海十多少所幼儿园,发现可能顺利升入小学的本地孩子不到一半。

据台湾《旺报》网站10月21日报道,大陆媒体新闻显示,上海大学社会学教学刘玉照曾跑到安徽——上海最大的外来人口流出地考察,发明有孩子从上海回流,但很少有父母一起回来,由于父母为了生计只能留在大城市打工。这些学生大多寄宿在半军事化治理的民办学校,周末不回家,有的甚至半年才回家一次。

境外媒体称,没入学的大陆农夫工子弟哪去了?调查显示,在上海能读农民工后辈学校的学生仅占一半,其余都回乡下去了,“政策无形中制作了更多的留守儿童”。

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10月21日登载题为《上海农民工子弟学校 想读的进不去》的报道称,上海农民工子弟学校被政策卡逝世,不上海寓居证的学生进不来,学校感慨收不到学生,“离关门不远了”。而门外则是苦苦乞求学校收容孩子,“老家没人了,回不去了”的家长,构成“明明有供应、有需要,偏偏两端兜不在一起”的景象。

原题目:媒体:大城市农民工子弟被政策卡住 被迫当留守儿童